跳转到主要内容

1. 我明白持久授权书的优点,就是让我们为将来可能发生的事作好准备。我的侄儿是一名执业医生,我的女儿是一位在美国执业的律师,下星期她会回港度假。那我只需填妥持久授权书的订明表格,叫他们见证我签名,那就成了?

作为一名与阁下有血缘关系的人,您的侄儿不能就您的持久授权书签发医生证明书。您的女儿一定也会对她是否可以见证您签署持久授权书有所怀疑。作为一位美国律师,她或许不熟悉《持久授权书条例》(香港法例第501章)所述,有关必须由香港律师作见证的规定。但正如每一位审慎的律师所做的一样,她大概会尝试确定自己是否有权为您见证签署持久授权书。她应该不难找到答案并告诉您:您必须在一位与您没有血缘关系的香港律师前面签署您的持久授权书。

修订日期: